Etna Rosso:我為火山灰著迷

位於意大利西西里島東北部的Mount Etna,最近於去年十二月初再次爆發,西西里的星空提早擦上聖誕的紅。這個一百萬歲的火山,是歐洲最大和最活躍的火山。世代面對Mount Etna炙熱火爆的脾性,西西里島民看來沒半點怯意。今日, 百分之二十五西西里島民落戶Mount Etna火山山腳。在400多至1100米的山腰處,另有一群平均扎根50年以上的原居「藤」,Nerello Mascalese、Nerello Cappuccio、Carricante、Catarratto等。Etna Rosso法定產區的紅酒,以Nerello Mascalese為主要混釀成份,把火山灰的礦物香,傳譯於酒液之中。

etnarosso(1)

活火山前聳處的葡萄田,寥是壯觀 (hotel-laperla.it)

如斯偏門的葡萄酒,除了為好奇搜試,有不少忠誠擁躉最初衝著Etna Rosso獨有的火山灰Terroir風土味道而來,試後愛不惜「口」。初試Etna Rosso,首推今逾三十年歷史Tenuta delle Terre Nere 的基本紅酒 Etna Rosso(Xtrawine.com: HK$197),嚐的是 Nerello Mascalese及Nerello Cappuccio混釀的熟紅菓香及明顯的火山土的焦香。追求複雜性較高的可考慮同莊的單一田作品 Calderara Sottana (Xtrawine.com: HK$348)或其風報用上黑幫老大教父「Don Peppino」的葡萄田命名的頂級作。

donpeppino(1)

2008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Prehylloxera La Vigna di Don Peppino

同區亦有不少具性格的釀酒師,先說 Frank Cornelissen。他的釀酒理念及方法, 以完全不干預大自然為根本。與其說他是釀酒師, 不如說他是Nerello Mascalese等Etna Rosso品種的農夫,他的葡萄酒不過是放置數年至數十年也不變壞的純天然葡萄汁。生於比利時的他於2001 年買了數塊老藤橫生的葡萄田,寧不拔根重植, 反而做好老藤保育,取老藤菓量少但質素高之利。採收後讓葡萄汁液純以附在葡萄皮上的天然酵母發酵,不用木桶陳年,反用400公升內層塗上無味樹脂的紅陶大缸,缸頸以下埋於火山土下陳釀,入樽前完全不澄清,不過濾,不保鮮。如斯原始自然卻不會變壞,這難不成是上乘葡萄汁?熟而雅淨的車厘子菓香,緊而不澀的丹寧,沒半分natural wine 常有的髒土味。

magma(1)

Magma Rosso並無酒標,只由莊主頗有霸氣用紅油手繪Magma一字 (Source: trovino.it)

耐性子的找他年產1300瓶的頂級作Magma Rosso (2013年份,Sommelier at Home: HK$2160) 存上十年半載再喝。顧名思義, Magma Rosso要你嚐的是有若熔岩般澎湃的味道和酒體。性急的別去惹十來歲以下的Magma Rosso了,基礎酒Munjebel (Sommelier at Home: HK$450),年輕年份置醒酒器中一小時多,已見真章。

Tuscan Daughters 托斯卡尼的女兒

First Published in Hong Kong Discovery Vol.86
初載於《野外動向》第86期

Photo Credit: Jean Plout – Tuscan Wine Treasures (Fine Art America)

Dream Job 背後

不是辛酸,是比平常人下多一倍的努力。不是冒險,是默默守住自己的熱情和信念。不是機會主義者,是抓住、創造機會,看透機會與機會之間的或許明顯、或許模糊的關係,一個也不放過。不是扶搖直上,是力求躍進。不是筍,是吾之所愛而已。

Define dream job. 這可以是考進國際大行當見習生的問題,也可以是一個哲學性問題。在同儕及朋友眼中,我是那個找到Dream Job的幸運女孩。近期密鑼緊鼓為下一份Dream Job準備,疏落了寫作,如今一切大概塵埃落定了,正好向大家報告,也認真的答一條朋輩間常問我的問題:「你是怎樣找到這份工作的呢?!」這次是認真的了,所以,我的答案不再是:「純粹幸運吧。」

五年前,我是港大經商管理法律學系四年級生。那年暑假,我做了第一份跟金融及一般商業沒啥關係的實習,那是我與葡萄酒行業的初接觸。暑假完了,我下了一個重要決定:退學。撫心自問,我知道自己不會走法律這條路。我的暑期實習,變成了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老闆是首位亞裔葡萄酒大師,公司規模很小,一支從來不過五人的團隊,撐起一檔泛亞葡萄酒活動策劃、書刊出版及分銷、葡萄酒資訊跨媒體平台等的生意。三年時間,一位本來只管資料輸入等瑣碎事的實習生,成為了公司大小事務都知道的項目經理。我的第一份工作,先讓我明白如何做好一部機器的一口釘,然後讓我邊做邊學怎樣運作整部機器。實習的「確實」和「練習」,不是在封閉式培訓環境得來的,是每天工作一點一點累積的。

三年以來,除了工作以外,我把工資和時間投放到個人增值及學習上。參加品酒會、大師班、報讀多個國際葡萄酒課程等,是我工餘閒暇的主要消遣。第三年,我對侍酒師的工作萌興趣,逐跟幾位五星級酒店的侍酒師聯絡,最後成功爭取每週末在金鐘的Upper House酒店當現任太古酒店葡萄酒總監的「工作影子」。然後,我轉到1957餐飲集團當葡萄酒顧問,多虧老闆的信任,我在一個極高自由度的環境下,管理六家餐廳的選酒及葡萄酒晚宴及相關項目。第一和第二份工作,兩者都不是典型職業網站應徵的。Dream job,總帶一點自創成份。自創幅度的寬窄,視乎人際網絡、專業資格、內行消息等,但最重要的是一份勇氣和自知。自定義,是Dream job的重要一環。

一年的餐飲管理,讓我深感個人不足:我需要增強自己對日常餐飲營運的了解。於是,我毅然決定離開香港,搬到美國拉斯維加斯,在一家獲獎無數的葡萄酒主題餐廳Aureole Las Vegas當實習生。一切歸零,沒有給我打擊或負面感覺,這只是一盤下一輩子的棋的其中一步。甚麼是Dream job,視乎你的觀點與角度。一切歸零,可看作浪費已下棋步的策略,也可看作是未下棋步的部署。

下一份Dream job,把我帶到麥兜的夢想天堂,那個「椰林樹影、水清沙幼、藍天白雲,是位於印度洋上的世外桃源」。下一站馬爾代夫。跟幾位好友分享這個消息,反應是「你是怎樣找到這份工作的呢?!」我並不是刻意輕描淡寫,但我這次做的跟大家應徵做的沒大分別,把CV 及求職信電郵到馬爾代夫酒店的有關部門、電話面試、視頻複試,最後被取錄,過程不過用上數周時間。

Dream job,並不是找份不勞而獲的差事,不過是找份能養活自己的熱情。那可以是跨國投資銀行分析員,也可以是在馬爾代夫小島當侍酒師。定義dream job前,先定義熱情。在熱情的基礎上,加建勇氣、 信念、語言能力、隨遇而安的心態、不斷變通及學習的精神,要麼Dream job離你不遠,要麼你早就在打一份dream job了。

註:這篇博文,致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會的師弟師妹(亦俗稱下N莊;N,港大上莊術語 ,多為大於五的數字,我是學會第四屆的莊員,今日的經管學會,已介第十二屆。)。近日與經管學會的小師妹來往甚篤,謝謝她的幾條有關事業選擇的問題,讓我停下來反思這幾年的所作所為。我的故事不算平凡,但也算不上怎樣不凡,唯一肯定的是,我愛我的工作。在我眼中,我的工作是一份dream job。

原文初載於CosmoGirl!Hong Kong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