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婆,二奶,小三

Grand Vin, Second Vin, Third Vin。這是我的大婆、二奶和小三。大婆年紀最大,糟糠之妻的材料,今年四十多,在我功名未成的時候已然長伴我身邊,一同成長試煉中讓我闖出自己的風格。二奶二十餘,我在發跡後遇上她,大感她潛力無限但欠歷練,深度與韻味畢竟遜於大婆,但其平易近人、跳脫活澄的青春氣息,足以引我定期登訪深閨,一親香澤。大婆多年前己知道二奶的存在,畢竟我們仨住得很近,基本上是同一塊田。她沒發瘋,只道最上等的東西必需留給自己,二奶拿次等的便可以,我當然服從。小三,這個嘛,她住得較遠,我在偶爾間發掘了這黄毛丫頭,她的年紀比二奶更小,天生條件優越。我遇上她的時候早達閱人無數的境界,遇上她這未被琢磨的壁玉,我拿起來細細雕琢,讓她能沾著我的光,年紀輕輕便多見世面。別人說他們從大婆身上能看見我成家立業的決心,在二奶身上能看見我戀棧青春的慾望,在小三身上能看見我童心未泯的「周伯通」精神。這就是我人生中讓我痴醉的三個女人:Grand Vin,Second Vin,Third Vin。

舊世界:Grand Vin,Second Vin 和 Third Vin 的分別

舊世界風格的酒莊其中一個分界葡萄酒的方法,是以 Grand Vin(正牌),Second Vin(副牌)和 Third Vin(三牌酒)分類所推出葡萄酒,三者分別多以葡葡樹齡為綜,繼以釀造風格,木桶陳年長度為軸作分類準則。首段打的一個譬喻,基本上就是這個葡萄酒學的概念的趣味延伸。以法國波爾多區為例,樹齡來說,必以 Grand Vin 為最老,平均達四十年之齡;Second Vin 多為十多至二十年之齡。樹齡越老,產出越少,每顆菓粒所含的汁液越濃縮,味道越深邃及帶複雜性。Grand Vin 和 Second Vin 通常是同一塊田的產出,除了樹齡以外,分給 Second Vin 的通常是法定收成限制(Maximum Permitted Yield)以外的葡萄,扔掉太浪費,所以用來做 Second Vin。Third Vin 通常來自同一分區的另一塊田,法國波爾多區的例子有 Chateau Cos d’Estournel 的 Goulee 來自北美度 (Medoc) 區,西班牙 Ribera del Duero 區的例子有 Dominio de Pingus 的 PSI,則來自同區數塊保育老藤的葡萄田。莊主憑著老到的經驗和「周伯通」的精神,釀出價廉物美的佳釀。

新世界:Cuvée 的宇宙

新世界風格的酒莊則常以不同 Cuvée(品牌)來推出葡萄酒,品牌故事從著重葡萄酒來自哪個木桶(例:Bin 389),述說一個地方傳統或文化或酒莊故事(例:William Downie 的 Thousand Candles,Henschke 的 Hill of Grace 等)至代表酒莊對該葡萄酒持有的願景(例:Opus One,Almaviva)不等。

尋找那媲美大婆的二奶

亞洲酒客偏愛舊世界酒區的葡萄酒,特別是波爾多區的干紅。了解 Grand Vin,Second Vin 和 Third Vin 的基本定義能解釋一款酒的價格定位及使我們在未開瓶前己能合理預計葡萄酒的風格。這些都是讀點書便能明白的一些事實。那麼趣味究竟在哪裏呢?趣味,在於找尋那妖冶中帶賢淑的二奶和聰慧中帶較同齡女生成熟的小三!要做到這點,書本的知識顯然不足。比如說,2000年的 Chateau Latour 副牌 Les Forts de Latour 據說用上較多屬於 Grand Vin 級別的葡萄來釀制,但鑑於以副牌名義出售,故質素遠超副牌價格一般能提供的水平。又,向東走看看 Burgundy,一個 Grand Vin 級酒相約來自 Grand Cru 田,Second Vin 級酒相約來自 Premier Cru 田 及 Third Vin 級酒相約來自 Villages 田的地區,有留意2004年份的酒客都會知道,當年 Madame Lalou Bize Leroy 剛喪夫,所受之痛使她認為自己釀自一級及頂級田的作品並不達她對自家葡萄酒的超高要求,故全部貶作 Villages Wine 對外發售。知道這事的愛酒客,大多動手大筆買入2004年的 Leroy 葡萄酒。

離開法國向南走到意大利,大婆、二奶和小三輪流得寵的情況,看 Brunello di Montalcino 之父 Gianfranco Soldera 的例子最好不過。這位重新發掘 Montalcino 區西南部一塊荒田的釀酒師每年出產兩款酒:Case Basse 和 Instieti,一般來說酒客多認為前者是大婆,後者是二奶。這極具性格的釀酒師偏不喜歡這樣子:由於他極喜歡 Instieti 這個聽起來較悅耳的名字,他偶爾把較好的葡萄酒以 Instieti 的名字裝瓶發售。這難以觸摸的方式教初接觸這款酒的酒客感到迷惘,但對於 Soldera 的忠實粉絲來說,這輪流得寵的情況是這酒莊的獨特印記。

有話想說嗎? Anything you'd like to s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