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檳女人緣

header_RMnro_600x0

香檳和女人,關係非比尋常。這個說法,或許可以說是香檳區當權女性的一個「詛咒」,也跟香檳酒坊數百年來,為這款全球平均問價最高的氣泡酒所描摹的形象有關。

女權運動在最近五十年席捲全球,香檳區女性的冒起來得更早,在一個至今仍以男性主導的葡萄酒釀造業裏,香檳區是一個奇葩,諸多名莊背後都有一個「受詛咒」的女人,她們一生為香檳帶來的貢獻,始於她們成為寡婦的一天。這個「詛咒」從1805年開始,那一年, Veuve Clicquot 酒坊年輕的女主人剛過27歲,便喪夫了。這位帶著一名幼女的年青媽媽,成為發明香檳二次發酵後,慢慢把瓶子倒轉,以方便移除積於瓶頸死酵母和沉澱物的工序——Rémuage 。約50年後,Pommery 酒坊的39歲的女主人的丈夫過身,她繼續養活著兩名孩子,同時研發了當時備受英國人愛好的乾型香檳( Brut ,也就是發酵過程中較透徹地把葡萄汁中糖份全數轉化成酒精的做法,每公升餘糖度通常只餘少於12克),一個本來賣不同酒類的小酒莊,在 Pommery 夫人的手裏蛻變成今日世上聞名的大酒坊。

Veuve Clicquot 的 Madame Clicquot Ponsardin ,美譽為 Grand Dame of Champagne

又另一個二十年。1870年末,備受名媛女星喜歡的 Laurent Perrier 酒坊,由寡婦 Mathilde Emile Laurent-Perrier 一手管理營運達38年之久,她死後再由另一位寡婦 Marie-Louise de Nonancourt 繼續經營。這個酒坊當年帶起了向女性推廣香檳的風氣,地位顯赫的爵士夫人和貴婦們及至著名女高音 Adelina Patti 都成為了這間酒坊的廣告的主角。那是香檳和女性關係愈見密切的年代。二戰前後,Louis Roederer 和 Bollinger 的兩位女強人 Camille Olry-Roederer 與 Lily Bollinger 各自表現了逆境中努力求存的能力。兩間香檳酒坊不但熬過了戰禍和經濟大蕭條的窘境,且各自成功創造新商機: Roederer 夫人成功推廣酒坊頂尖品牌 Cristal 香檳;而 Bollinger 夫人也成功倍大酒坊的產量。

香檳與女人的關連,跟香檳酒坊 (Champagne House) 的市場推廣角度不無關係。對準女性市場的香檳廣告與香水廣告有異曲同工之妙,策劃人努力模塑的,是那件產物形而以上的一種生活理念。 Champagne 的 Joie de Vivre (The Joy of Life) ,香水的女性冶魅 — Dior J’adore 的 Le Feminin Absolu (The absolute female) 。氣泡和馥香以外,他們在談態度。近年 Moet & Chandon 香檳酒坊努力發掘女性市場,2009年委任了荷里活女星 Scarlett Johansson 擔當他們的品牌大使,香檳對生活美好的頌讚,添了一層時髦和嫵媚!這一輯美不勝收的廣告, Scarlett 猶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遊走於香檳瓶子和杯子之間,延續香檳自19世紀始與名媛和女星的生活和名字佔上關係的故事。

Scarlett Johannson 2009年成為 Moet & Chandon 品牌大使的廣告照之一

香檳的女人緣,當然少不了一份奢華貴氣。然而該讓更多人知道的,是香檳區釀造業背後的每一個女人奮鬥的故事。她們從相夫教兒的主婦,經歷丈夫去世的一個人生遽變後,能站起來且把夫業帶到另一個高峰。把一個「詛咒」轉化成一個傳奇,我覺得這才是 joie de vivre 的真義。 Joy of life ,是醉生夢死的歡愉,還是實質傳世的成就——香檳恰巧是這兩者的化身。下一次跟好友碰杯,享受香檳的時候,別忘了感受那份巾幗風采。

Photo Credit: www.greatwinenews.com

有話想說嗎? Anything you'd like to s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