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番目の感傷=矛盾

2_10_600x0

十二月的香港,宜巡遊,忌獨處。佳節前後,城中以單身貴族自居的雅士,不少人自我放逐,淪落為難民,落荒而逃,尋求「有影皆成雙」的桃花源。桃花與我相剋,心裡糾結後還是和自己的影子作伴比較好。適逢港島東中心Artistree於本年12月8日至明年1月6日舉辦無形存在的日本媒體藝術巡遊,聖誕佳節跟無影打交道,有諸神(Kami),妖怪(Yokai)和幽靈(Yurei)作伴,柳暗花明又一村,從藝術品及微電影中感受大氣的磁場和無形者的存在,聖誕倏然熱鬧了。

眾多展品中猶以桑久保亮太的10番目の感傷(點線面)最引人入勝。第10個傷感基本上是一個火車模型。火車猶如奧華的火炬手,帶著LED光前進,途經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物品如木顏色筆、廢紙筒、筲箕、積木、廁紙筒等,在黑房的三維空間以光影交替的漸變,與觀者在只有火車前行的咔嚓聲中無言交流。

在黑暗中褪去自我(ego)的知覺後,心眼便開了,這樣才能赤祼領會藝術的真身和精髓。相比靜態藝術,媒體藝術與觀者的關係更私密。媒體藝術永遠處於動態,不同觀者與作品的邂逅點落散於不同時空,隨機中卻又帶點冥冥中的定數。我與10番目の感傷剛好邂逅於火車剛剛開動的那一刻。這是我的隨行後感:

我在黑暗中等車,等了很久。遠處躍現一盞鬼火般的光芒。火車慢駛到站了。我登上了火車。我沒有坐下,站在車卡中央,火車上空無一人,我是唯一的乘客。後來我看到很多等車的人,但火車並沒有停下來。路上遇上了很多路牌,他們也在等,等待真正需要他們指引的人。火車拐彎了,我向左看,墓碑在向我招手,故人在向我微笑。時間悄悄的從漏斗中流逝,故人為了與時間競賽,把沒有意義的都燒掉。倒轉的漏斗投射在牆上的影子,像納粹軍的焚化爐。

火車繼續前行,輾碎了教人蕭然的戰時幻象。七彩的彈簧圈把戰後餘悸彈到老遠,未來是彩虹色的。世界在傷癒後貪婪地生長,時間從分秒走到光年。我看傻了眼,遠方接至的風景帶來三個仰臥的時鐘。是過去,現在,未來嗎?秒針在撥動我的心弦,放大去看秒與秒之間的停頓,增加了時間的重量。

穿過木顏色筆的森林後,火車駛進隧道,隧道在吞沒火車。忽然,時空被撕裂了。在那一個斷層裏,世界貪婪地伸手向無限。那扇末日的門忽然長出了分身。我猶豫了,火車繼續前行,大氣的步伐不容許我停下來想想自己的方向。我是古羅馬鬥獸場的角鬥士,身不由己,只有奉行物競天擇的路可以走。奪門而出,心神恍惚猶如一堆鋼枝做的鳥巢般混亂。我成為了一隻方向盡失的蒼蠅,瞎著眼衝進筲箕國度。筲箕國度講究秩序和平等,管你是蒼蠅還是蚊子,只要符合社會的規格,便能夠一飛沖天,追尋出人頭地之境。正當我還在發白日夢,想著如何扶搖直上,時光不待人,火車載著我回到現實。高聳密立的摩天大樓,我在浮華和繁逸中繼續尋夢。燈滅了。再次亮起的時候,我兩鬢斑白,迴光反照中火車伴我走馬看花,回望一生。

上述不過是我帶著一點妄想,來為這件媒體藝術品來一個超現實的詮譯。回到現實,我問自己,什麼是第十道傷感?細嚼後,我認為這一道傷感,其實是一種情感,什或是凌駕於感官觸覺之上的一種「情緒」。印度藝術哲學中定義了九個主要情緒(Rasa),包括愛慕,歡笑,憤怒,同情,厭惡,恐懼,英勇和驚奇。如是者,桑久保亮太演示的第十道情緒,究竟是什麼?我道是矛盾。

10番目の感傷利用火車於黑暗中放大投射的影像,喚醒現代人愈見愚鈍的觸覺,愈見麻木的心靈。花花世界,人或在其中,或在抽離。Deja vu和Jamais vu交替的旋律,配上現代城市急促的節拍,譜出第十道情緒:矛盾。矛盾教人無的放矢,紊亂中橫衝直撞,直至某天抵達頂峰後, 回首一看,眩速中倒帶回望一生,居然在光速中找到秩序,最後在終點尋回自我。乘坐桑久保亮太的 兒時玩具火車,十分鐘的時間,走了一趟人生百 年的旅程。

桑久保亮太:10番目の感傷(點・線・面)

日本新媒體動漫藝術展2012- 香港
「PARADE 無形存在的日本媒體藝術 由百鬼夜行繪卷至 IS Parade」
日 期 :2012年12月8日(六)~2013年1月6日(日)
開放時間:11:00~20:00
會 場 :ArtisTree(港島東太古坊康和大廈1樓)
入場費 :免費

有話想說嗎? Anything you'd like to s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