揀酒與擇男

  假如酒的那一點酸度滑到舌頭兩側,喚起熱戀男女間總帶點妒疾的著緊和在乎。 假如丹寧碰上牙肉,勾起情竇初開的回憶 ﹣ 時而不勝嬌羞,時而澀硬得拒人千里。 假如味道是一台計算機,分秒運算及記錄著(性格+生活體驗)X 歲月這條方程式的答案。 假如濃度反映的是身旁那位倜儻公子胸懷多少墨水,多少深度。 假如酒體的重量讓人緬懷握著那一個他溫暖的手的觸感 ﹣ 勾著尾指散步的輕,十指緊扣相擁的重。 假如餘韻的長度與跟他約會後千絲萬縷的繾綣成正比。 假如酒精是兩人之間渴望的催化劑。 假如諸位不介意看我把酒情並論,我邀請大家跟我浪漫「酒」一回。揀一支自己喜歡的酒,宛如找一位能觸動內心的那一個他。你大可以去聽聽專家分析及心得;大 可以去根據國藉、風格、家底去推論自己喜歡的是法國文雅紳士還是美國肌肉型男;愛把品酒和情愛當作需苦讀進修的人,坊間在這兩個話題上也有不少Guide for Dummies 和 How-to手冊。愛發白日夢者,各大女性雜誌和葡萄酒雜誌不時撰文欽點Top 5,100 Best 夢寐以求的男性和葡萄酒。多少女性情迷1961年出生的佐治古尼,多少酒迷仰慕一支1961年的Chateau Latour,兩者經得起時間,老而彌堅,韻味長存,俱備碰唇淺嚐便教人欲仙欲死的魔力。 然而,說到底,要找那個專屬自己的那一個他,上述種種方法還不過只能作參考用。男人與酒,到底還得靠自己,遵行「讀萬卷書不如走萬里路」的道理,找尋這兩 位生命中的摯愛。在學酒的過程,我寫了很多筆記,記錄品酒後感。曾有人問我,我寫這麼多,真的能記得寫過的每一支酒嗎?我道是可以的,我的品酒筆記本以日 記的方式去寫,根據日期順序排列,且全部都標記著酒是從哪個場合品試的。由於我的筆記基本上是我的個人日記,除了我對每支酒的評價外,我喜歡在完成每一場 品酒會及葡萄酒晚宴後,加一段小總結。總結中包括我覺得當天哪支酒教我印象最深刻,哪款酒的味道最獨特,假如那個場合上搭以美食及音樂,我也會記下三者之 間的互動和化學作用。 跟男人約會,教我深刻的我會寫進日記裏。我當然不會把那些文字歸類為筆記,然而性質及內容異曲同工。「今天跟A君約會。我們結伴去了一場畫廊開幕展,畫廊 的人很多,衣香鬢影,大家三五成群,酒酣耳熱,討論著這次畫展的展品。你輕挽著我的腰肢,我倆並著肩,一言不發欣賞眼前的那幅油畫。我倒不知道你是否懂閱心術的,然而我就是喜歡男人摟著我的腰,那比十指緊扣來得不實在,幻得幻失卻若隱若現的著緊,在我心底搔癢。我不期然地打了一個冷顫,你居然留意到我的微 顫,把你那筆挺的西裝外套脫下來,給我添衣。看完畫展我們去了對面的意大利餐館吃晚飯。你知道我喜歡酒的,便讓我去挑…… 我讀著酒單,看著看著心神出了竅。我想著你對我的著緊,出於對我的重視而努力去了解我的那份在乎,不自禁地浮上暖昩的笑容。又想起了你緊摟著我的力度,帶 著那丁點教人窩心的「大男人」性情。你說話不多,愛看抽象藝術的喜好,恍如這物質都市中的一股清泉…… 你問:那我們今天喝什麼酒?我刻下臉紅了,那份酒單我一半都還沒看完呢。幸運之神眷顧,我看到我在找的。今天晚上我要喝你,而你是我心目中的1997 Ceretto Bricco Rocche Brunate Barolo DOCG。」 來自意大利西北部Piemonte省的Barolo,是大多數酒迷心中最優秀的意大利酒。酸度高,丹寧高,味道及聞香濃郁豐盈。這個酒區的酒陳年能力優 秀,特別是來自Barolo Cru等級的田園的作品。那天晚上我選了Bricco Rocche這個cru的作品,它來自Castiglione Falletto區,歴史不算長久,1982年Ceretto家族在這塊優質葡萄田建造了帶現代風格卻不失傳統意式格調的酒庄。15載後的這支1997年 作品,帶Barolo酒中經典的酸櫻桃,野莓的菓香,掩映著經陳年後演變出來的雪茄、皮革和泥土的香氣。初喝下去的時候丹寧半帶羞澀。待到半夜時分,這酒完全地open了,恍如我倆之間的隔閡,共對數小時後全然消失。 那一天晚上你送我回家,半帶微醺的我把頭擱在你的肩膊,享受著你的溫度,跟酒精在喉嚨間的微暖的餘溫互相輝映。計程車中我倆在寧靜中靜看這個大都市的猩紅鸚綠,霓虹刺眼,我還是選擇閉上雙眼,重溫酒的餘韻,記著有你在身旁的那一種實在感。到家了,你輕輕的吻了我的額頭,俏皮地捏了我的臉蛋一下,「回家小心點,晚上早點睡」。此刻酒的餘韻轉化成無盡的繾綣。太愛一支酒,我不敢喝得太多,恐怕酒精自然地模糊我對酒的味道聞香的知覺。太愛一個人,我不敢靠得太近,恐怕渴望無情地剝奪我對你的自控和理智。 人生難得風流,嚮往Happily ever after之境的同時,別忘了享受歷時幾十載尋覓伊甸園的過程,方為上策。專家、雜誌、self-help書、心理分析林林種種,終不及走萬里路中加深對自己的了解,從自己的喜好出發,只要是自己喜歡的,孤芳自賞又何如?男人與酒,十居其九貴乎不斷嘗試後找到最適合自己的。我才不會下一孤注,賭自己一開眼 看見的那個便是唯一,舌頭一嚐的那支便是生命中最好喝的酒。尋尋覓覓,樂趣盎然,絕妙之處在於「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為覓得The One的那一刻舉杯,等待某一秒鐘那一個他出現的同時,別忘了享受跟人生路途中遇上的人交杯暢飲。某一天,跟某一個他鏗然碰杯的那一刻,同時敲響了教堂的銅鐘。祝各位女生揀酒擇男愉快! 圖: Movie […]

10番目の感傷=矛盾

十二月的香港,宜巡遊,忌獨處。佳節前後,城中以單身貴族自居的雅士,不少人自我放逐,淪落為難民,落荒而逃,尋求「有影皆成雙」的桃花源。桃花與我相剋,心裡糾結後還是和自己的影子作伴比較好。適逢港島東中心Artistree於本年12月8日至明年1月6日舉辦無形存在的日本媒體藝術巡遊,聖誕佳節跟無影打交道,有諸神(Kami),妖怪(Yokai)和幽靈(Yurei)作伴,柳暗花明又一村,從藝術品及微電影中感受大氣的磁場和無形者的存在,聖誕倏然熱鬧了。 眾多展品中猶以桑久保亮太的10番目の感傷(點線面)最引人入勝。第10個傷感基本上是一個火車模型。火車猶如奧華的火炬手,帶著LED光前進,途經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物品如木顏色筆、廢紙筒、筲箕、積木、廁紙筒等,在黑房的三維空間以光影交替的漸變,與觀者在只有火車前行的咔嚓聲中無言交流。 在黑暗中褪去自我(ego)的知覺後,心眼便開了,這樣才能赤祼領會藝術的真身和精髓。相比靜態藝術,媒體藝術與觀者的關係更私密。媒體藝術永遠處於動態,不同觀者與作品的邂逅點落散於不同時空,隨機中卻又帶點冥冥中的定數。我與10番目の感傷剛好邂逅於火車剛剛開動的那一刻。這是我的隨行後感: 我在黑暗中等車,等了很久。遠處躍現一盞鬼火般的光芒。火車慢駛到站了。我登上了火車。我沒有坐下,站在車卡中央,火車上空無一人,我是唯一的乘客。後來我看到很多等車的人,但火車並沒有停下來。路上遇上了很多路牌,他們也在等,等待真正需要他們指引的人。火車拐彎了,我向左看,墓碑在向我招手,故人在向我微笑。時間悄悄的從漏斗中流逝,故人為了與時間競賽,把沒有意義的都燒掉。倒轉的漏斗投射在牆上的影子,像納粹軍的焚化爐。 火車繼續前行,輾碎了教人蕭然的戰時幻象。七彩的彈簧圈把戰後餘悸彈到老遠,未來是彩虹色的。世界在傷癒後貪婪地生長,時間從分秒走到光年。我看傻了眼,遠方接至的風景帶來三個仰臥的時鐘。是過去,現在,未來嗎?秒針在撥動我的心弦,放大去看秒與秒之間的停頓,增加了時間的重量。 穿過木顏色筆的森林後,火車駛進隧道,隧道在吞沒火車。忽然,時空被撕裂了。在那一個斷層裏,世界貪婪地伸手向無限。那扇末日的門忽然長出了分身。我猶豫了,火車繼續前行,大氣的步伐不容許我停下來想想自己的方向。我是古羅馬鬥獸場的角鬥士,身不由己,只有奉行物競天擇的路可以走。奪門而出,心神恍惚猶如一堆鋼枝做的鳥巢般混亂。我成為了一隻方向盡失的蒼蠅,瞎著眼衝進筲箕國度。筲箕國度講究秩序和平等,管你是蒼蠅還是蚊子,只要符合社會的規格,便能夠一飛沖天,追尋出人頭地之境。正當我還在發白日夢,想著如何扶搖直上,時光不待人,火車載著我回到現實。高聳密立的摩天大樓,我在浮華和繁逸中繼續尋夢。燈滅了。再次亮起的時候,我兩鬢斑白,迴光反照中火車伴我走馬看花,回望一生。 上述不過是我帶著一點妄想,來為這件媒體藝術品來一個超現實的詮譯。回到現實,我問自己,什麼是第十道傷感?細嚼後,我認為這一道傷感,其實是一種情感,什或是凌駕於感官觸覺之上的一種「情緒」。印度藝術哲學中定義了九個主要情緒(Rasa),包括愛慕,歡笑,憤怒,同情,厭惡,恐懼,英勇和驚奇。如是者,桑久保亮太演示的第十道情緒,究竟是什麼?我道是矛盾。 10番目の感傷利用火車於黑暗中放大投射的影像,喚醒現代人愈見愚鈍的觸覺,愈見麻木的心靈。花花世界,人或在其中,或在抽離。Deja vu和Jamais vu交替的旋律,配上現代城市急促的節拍,譜出第十道情緒:矛盾。矛盾教人無的放矢,紊亂中橫衝直撞,直至某天抵達頂峰後, 回首一看,眩速中倒帶回望一生,居然在光速中找到秩序,最後在終點尋回自我。乘坐桑久保亮太的 兒時玩具火車,十分鐘的時間,走了一趟人生百 年的旅程。 桑久保亮太:10番目の感傷(點・線・面) 日本新媒體動漫藝術展2012- 香港 「PARADE 無形存在的日本媒體藝術 由百鬼夜行繪卷至 IS Parade」 日 期 :2012年12月8日(六)~2013年1月6日(日) 開放時間:11:00~20:00 會 場 :ArtisTree(港島東太古坊康和大廈1樓) 入場費 :免費

Lacrymosa末日的滋味

2012年12月21日是一個特別的日子,據說那天太陽不再升起,電影中常出現的宇宙天體撞向地球的情節會出現。也有一派理論指當日地球的磁場會顛倒,造成一場前所未見的災難。才不過是備受大眾注目的2012年12月12日後9天,牛郎織女般的巧合瞬成世界末日。末日論於人類發展史中地位不可埋沒,對於未知之事,自古人類有先知及預言家,今天和未知玩遊戲的還有科學家。末日論是否危言聳聽,大家今天便知道了。人類史上曾出現不下三十次的「末日」,末日的滋味,前調帶點《明日之後》(電影)的恐慌。中調和餘韻如何,史上有一位先生叫莫扎特,至今死因依舊不明,但坊間流傳他是被「自己的末日將至」嚇死的。音樂才華洋溢的莫扎特,以音符和和弦記載了步向末日的滋味,死後他的學生蘇斯邁爾(Franz Xaver Süssmayr)根據先生的意思完成了《安魂曲》,完整地譜出末日的味道。 《安魂曲》可謂大部分著名作曲家一生中不可或缺的代表作。然而《安魂曲》像做豆腐一樣,千古流傳下來的基本旋律和拉丁文歌詞為軸,作曲者可以加鹽加醋,但萬變不離其宗,管你把那磚豆腐薄切成千葉豆腐、做成椒鹽炸豆腐;做得好的豆腐總有香濃的豆味。《安魂曲》的和弦和樂思在不同音樂時期的作曲家手中綻放出不同色彩及變化,然而這個富宗教色彩的曲體的根本永遠帶那股黯然神傷的末日味。《安魂曲》中為音樂系學生最熟知的模進音列大概是中世紀調式的單旋律線Dies Irae,拉丁文歌詞背後描述的是「審判之日」的點滴。Dies Irae的旋律在一個八度之內層遞級降,十分簡單的曲線,成為歴代名作曲家的《安魂曲》必定用到的音樂素材外,也順理成章成為了「末日之聲」的代表。經典電影《時光倒流七十年》序幕的音樂盒輕播的調子,來自俄藉作曲家拉赫曼尼諾夫所作的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Op.43,變奏18。首四個音剛好是「末日之聲」的反轉版。諷刺地說,「末日之聲」這東西,其實不少人耳熟能詳。 莫扎特的《安魂曲》作於1791年,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背後的一段故事。莫扎特死前最後的作品《安魂曲》是他的末日的預告。莫扎特當時正值盛年,聞說某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一位披著黑色長斗蓬的先生深夜造訪。當時輕微抱恙的作曲家步履蹣跚來應門,黑衣人向莫扎特說他是位信差,受主使所託,前來請莫扎持寫一首安魂曲。作曲家出於好奇,追問主使的身份。黑衣人不肯回答,且警告作曲家假如執意追溯主使的身份,將不會得到任何酬勞。當時的莫扎特財政正值窘境,故初時沒有追問。後來黑衣人多次造訪後,他曾差使鄰家小孩跟縱這位信差,看看他為誰工作。小孩多次跟踪不果,辯稱這位黑衣人中途常常莫名其妙地消失。作曲家心中不祥的感覺日增,總覺得來者並非凡人,而是死神差使他為將要死亡的自己寫一首安魂曲。一次又一次向黑衣人推遲完工的日期,莫扎特的身體每況愈下,他的末日在還沒完成作品前掩至。1791年12月5日星月黯淡的一個晚上,一代音樂神童與世長辭。 莫扎特的《安魂曲》最為人所知的大概是「垂淚之日」(Lacrymosa)一曲。喜歡音響的發燒友所用的試音碟,少不了收錄了這首歌。人聲和弦樂交替,一唱一和,堆砌出這首感人肺腑的插段。歴史記載指莫扎特死前只完成了首九個小節,由弦樂拉奏,音程以小二度為主的引子,成為了全曲旋律的靈魂所在。人聲部分的旋律基本上取自和弦中已有的音,縱使人聲較弦樂聽上來更宏亮迫人,作用卻限於襯托及豐富全曲的層次感。D小調的Lacrymosa在莫扎特的九個讓人聽出耳油的音程中,牽著聽眾的耳朵踏上一程觸動神經的旅程。未亡人為亡靈請求主宰一切的神,悲天憫人,歌者的情緒從開首的哀慟中慢慢推至激昂神聖之境。最後的亞們,重歸大調的懷抱,猶若頻死的人呼出最後一口氣般。 「垂淚之日」(Lacrymosa) 指揮:Karl Böhm 管弦樂:Sinfónica de Viena: 莫扎特的「垂淚之日」(Lacrymosa)永垂不杇,可見於後世音樂天才如何活用這位死了300多年的先生的音樂遺產。美國搖滾樂隊Evanescence於2006年推出第二隻大碟The Open Door,收錄了Lacrymosa一曲。開首傳來彷如正在運送亡靈至天國的火車,轟隆轟隆前行的聲音。弦樂的進場啟開了這首帶金屬音樂風格的作品。基調用上移上E小調的莫扎特《安魂曲》中「垂淚之日」一曲,弦樂和人聲上加插女主音Amy Lee磁性的聲音,唱出一條由樂隊原創的複調旋律(counter melody)。新詞談的是一段正在枯死的愛情,情侶間飽受煎熬,兒女私情中撒手人寰的那一刻,無名的憤怒和荒謬的指責折騰雙方。這首現代作品結合了「垂淚之日」的殤,「審判之日」的痛,結合起來成就了一種魑魅的美感。 Evanescence 版本的 Lacrymosa: 今天是否末日?老實說,想這麼多幹麼?如果真的是今天的話,反正躲避不過。還是不要嚇壞自己了,扭開電腦喇叭,聽聽「垂淚之日」(Lacrymosa) 這兩個同樣懾人的演繹。假如世上物事最後只看一己的處世態度,那麼我選擇去除「末日」到來無謂的恐懼,加點開到荼蘼的浪漫,灑上幾分叛逆,來一趟「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