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January 2014

醇玩富士山 Mount Fuji and Her vinous spells

Photo Credit: Koshu of Japan

Wine & Sex, Anyone?

六十人同床共賞毛片,共嚐美酒;黃昏餓了不用整裝,喜歡的話穿著內衣服便可參加葡萄酒晚宴。悶了嗎?早預備了一大堆有味遊戲讓你玩。品酒室內常見的酒區地圖和葡萄種植過程等講解圖基本欠乏,取而代至的是各式各樣的性玩具。這個派對,三日後於西班牙加那利群島 (Canary Islands) 七個群島中佔地面積最大的特內理費島 (Tenerife) 舉行。這個年度活動四年前首次舉行,主辦的是於1956年成立的 Bodegas Monje ,據說現任莊主覺得搞葡萄酒與食物、芝士、巧克力,甚至詩詞搭配都欠缺新意;酒能亂性又如何,把酒和性放在一起,不過是現代浮世繪的描摹圖。

當原慾替代禮儀,誘惑替代優雅;這是嘩眾取寵,還是推廣葡萄酒文化?主流意見大抵傾向前者:葡萄酒這種高尚產物,怎麼會跟低俗性趣拉上關係—— Wine & Sex ,這大抵是商業投機主義者搞出來的好事。作俑者的心機,我倒不怎麼在乎。猜度人心,擾己擾人。倒過來不如借機反思一下何謂推廣葡萄酒文化。

讓我把三者打回原形,問:葡萄酒是什麼?文化是什麼?性又是什麼?葡萄酒是一種產自釀酒葡萄的含酒精飲品。文化是一種共享生活模式及態度,大眾化者謂之普及文化,只限某一群組的謂之階層文化。性是男女與生俱來的能力,較交配高一線,著重兩性從交配過程得來的肉體愉悅。如是者,葡萄酒文化的推廣,必需走進生活,而不能獨立於生活而立。人不喝葡萄酒是不會死的,如是者,葡萄酒並非必需品,它是一種點燃生活情趣的產物。故此,葡萄酒和生活的結合,緣結於生活情趣。生活情趣,從來不應把生活和情趣分開。人類自古最大的情趣是什麼呢?自命清雅者謂男歡女愛,我斯下流者謂成人性趣。作為亞洲人我特別以此為傲:日本的浮世繪,印度愛經Karma Sutra,中國四大名著之一金瓶梅;反思一般人覺得西方性文化開放的想法,我呸?

葡萄酒混上男歡女愛——世世代代不明文的東西,今日明文演示,看似明目張膽,看穿了其實沒什麼大不了。單純迷上葡萄酒者,是酒鬼,酒精是生活的纏腳石。把葡萄酒溶入生活者,是酒客,酒精是閑逸的座上客。兩者的買醉,前者為了忘記活著,後者為了記得活著。 Wine & Sex 這個概念算不算是至今最前衛的推廣葡萄酒文化的活動,這個留待大家討論。值得想想的是,它的出現惹來酒客及傳媒的熱議,除了「嘩眾取寵」之嫌外,會否滲入其他因素呢,比如說,這個結合包括了一件人類自然而然產生興(性?)趣的題目?

21世紀搞推廣文化,特別是打正旗號搞普及者,別再徘徊於自己的 comfort zone 。假使我們不從較為哲學性的角度,重新思考所想推廣之物,那就是閉門造車,食古不化。 Wine & Sex, anyone?

Bed
六十人共賞毛片的大床

更多關於 Bodegas Monje Wine & Sex 活動

Photo Copyright: Wine&Sex/ Bodegas Monje

Right wine 和 Right guy

今天借酒言情,談right wine,論right guy。愛酒的女生,醺醇相濡的日常生活,織叠着一份另類的自在和愜意。我們這班大情大性的野孩子,以楊千嬅式的烈女心態,愛上葡萄酒。試酒會speed tasting,尋找那一試難忘的right wine,大概較speed dating中遇上那綻放出火花的right guy更令人興奮。向左走,向右走,如何在迴旋木馬的終端找到right wine和 right guy,「尋人」和「尋酒」的兩段旅程,其實不乏相通之處。

打趣地說,如果Right Wine的公式 = 優越的先天條件 + 適當的後天培養 + 年月慢慢陳釀帶來的成熟;那麼Right Guy以同一公式來形容也不遠矣。天、地、人、時;前三者謂之terroir的元素,加上time,四者的結合是right wine 基本具備的條件。得來不易,更重要的是你必需有那種眼光賞識,且願意付出代價去找去等。

說到先天條件,right wine的前身是葡萄,葡萄的DNA早決定了性格。不去了解一個人的早年,最終發現他脫離不了根深柢固的個人素質,這是你的錯。Cabernet Sauvignon的青澀和辛感,書生的內斂和羞怯;要麼經過長時間歲月的洗禮,否則不會變改,透現於生活的蛛絲馬跡中。

後天的培養對於一款酒的素質及深度有一定的影響。釀酒的過程我們看釀酒師如何提煉(extract)葡萄的味道、顏色和丹寧;有沒有在酒精發酵後柔化酸度(malolactic fermentation);用上甚麼橡木桶陳釀等。成長的過程,那一個他日常生活中耳濡目染,接觸的是甚麼,決定了他的見識和深度。你和他是opposite還是similar attract,這可以拉到food and wine pairing的身上,有時候葡萄酒和食物間求和應(complement),好像Chablis和生蠔一般,兩者皆以海水鹹鮮味為主調;但也可求對比(contrast),比如Sauternes和鵝肝,果甜及酸度碰上鵝肝的肉沫香及肥美,兩種都是好吃。

隨着時間跑出來的成熟,不是必然的。只有少數的酒長放後能蛻變出更引人入勝的味道。餘下大部分的都是年輕的時候比較好。這個不朽道理合用於幾乎一切東西,男女通用。耐性、眼光、信念,缺一不可。穩重和韻味,是時間送給不敗信念的禮物。願意守護一支需要長時間存放後才能發揮真正潛能的葡萄酒,你付出的代價是時間和青春。待那款酒熟成了,嶄露頭角後才動身去追求的話,那支酒可能早不屬於你。

情海和酒海中,大膽試,小心愛。管他是那熱情奔放的新世界酒,還是耐看羞澀的舊世界酒,最重要的是我知我所愛。透徹的明白換來的是一份不言而喻的親密。Right guy和right wine,浪漫及迷戀的背後,長久和刻骨銘心來自雙方真正的了解。

2014年的情人節,同日上演的是元宵節。祝大家有情人終成眷屬。至於一班愛酒的女生,祝你們人酒兩團圓。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Anders Noré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