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視盲品

Blind Tasting(盲品) 是學習葡萄酒的過程中,其中一項最引人入勝的環節。葡萄酒漫畫「神之水滴」把這項測試推至「神級」之境:俊朗的神咲雫輕晃酒杯,淺聞酒香,細嚐一小口酒液,閉目數秒後堅定地說出那款酒的年份,產區,酒莊等,魔術師般的表現令人嘆為觀止,酷。如果閣下看罷那套漫畫後決定學酒,並以學習盲品作為你的學習重心的話,那你該有心理準備你需要付出相當的努力。盲品,跟天資和運氣的關係不大,最主要的是看努力。綜觀各項與葡萄酒有關的測試:理論、侍酒實戰、盲品;盲品的難度最大,因為盲品結合了理論及實戰測試的要求:

(1) 紮實的葡萄酒學問根基 - 清晰知道各款葡萄品種的自身特質與風土特色,才能夠作出有效且詳盡的推理;
(2) 有系統的學習、滙報及分析方法 - 每天累積不斷更新的全球葡萄酒新知及資訊,進而鍛練重組各種聞香及味道以得出某款酒的來歷的能力,另一方面在得知一款酒的來歷後,能清晰地解釋它的歷史、葡萄品種特色、釀造風格、年份氣候等的能力。
(3) 具邏輯的品酒技巧,盲品經驗累積及臨場表現管理 - 盲品並不是一場瞎猜的遊戲,更不是一場魔術表演。品酒技巧來自理性推理及不斷磨練的結合。臨場表現管理適用於所有考試,大部分考生都忽略了積極管理緊張情緒的重要性。

今天主要討論何謂具邏輯的品酒技巧。近日參加了Court of Master Sommeliers Americas於三藩市舉行的試驗性品酒工作坊,由三位侍酒大師:Tim Gaiser MS、Brian Cronin MS及 Matthew Citriglia MS 主講。九小時密集式的盲品練習,試驗如何以Cause-and-effect的邏輯去教授盲品技巧。當日我共盲品了四組共24款葡萄酒,先是Double Blind 雙盲品酒,及後三組均為Single Blind單盲品酒。兩者分別在於後者選酒具主題性,例如:全為芳香型白酒、全為Cabernet家族葡萄品種等。後者的學習效益較高。

所謂cause-and-effect,其實是一項延伸練習。盲品的基本步要求我們詳盡形容杯中葡萄酒的視覺、聞香及味道,這些一律被視為effects。延伸練習,就是依據所知的葡萄酒理論及學問,勾出導致這些effects的根本原因,推論一款酒的來歷。Court of Master SommeliersDeductive Tasting Format 要求考生推理葡萄酒來自(1)新或舊世界;(2)涼爽/中等/和暖氣候;(3)什麼葡萄品種;(4)酒齡/年份;和(5)質素及相關等級(如適用)。以下舉例說明第1至第4點如何依據葡萄酒理論所學去進行盲品推理。


(1)這款酒來自新或舊世界酒區?

大概可根據以下三點得出初部總結。首先,對比nose(聞香 )及palate(味道)中所測到的菓香熟成度。一般來說,來自舊世界酒區的葡萄酒聞香上的菓香較味道上的菓香甜且熟,新世界則相反。這跟舊世界酒區偏好釀造菓香較收斂的葡萄酒相關。第二,試找出及分辨葡萄酒中的礦物香。

一般來說,舊世界酒區的葡萄酒多帶濃烈的礦物香。Tim Gaiser MS在指導學生如何辨認礦物香的時候,提到口腔前顎門牙後方特別能夠辨認Chalk (白堊)的味道。

其他常見的礦物香包括德國Riesling 中常找到的Slate(板岩),法國隆河酒區白及紅酒中常找到的Granite(花崗),法國波爾多右岸紅酒中常找到的clay(黏土)等。強烈的礦物香多代表該葡萄酒來自舊世界酒區。最後,試辦認聞香及味覺上的橡木桶特徵:所用的是新還是舊木桶?法國還是美國木桶?小的225升木桶、較大的900升木桶、還是其他?傳統來說,舊世界葡萄酒的木桶香偏向呈現香料、雪茄等較沉鬱的味道,新世界葡萄酒則呈現雲呢嗱、椰子香等味道。

Brian Cronin MS於工作坊上特別指出,今日的橡木桶製造技術不斷進步,上述的傳統分別已慢慢縮小,air-cured和kiln-dried的美國橡木桶,前者的橡木香風格跟法國橡木桶幾乎難以分辨。


(2)這款酒來自涼爽/中等/和暖氣候的酒區?

這跟葡萄酒的酸度成反比,跟菓香熟成度成正比。酒區平均溫度越高,菓香越甜且熟,酸度相對較柔和。那是否偏南的北半球酒區,所產出的葡萄酒菓香較偏北的熟?以同一葡萄品種來說,這說法基本成立。但需小心高度對氣候的影響。高度可使偏南的酒區經歷較北的酒區的氣候。同時,收成時間也影響菓香熟成度,有些酒庄偏愛提早收割以保持葡萄中清爽的酸度,也有些酒庄選擇讓葡萄完熟後多懸掛於藤上,以提高葡萄中的餘糖量。後者看似容易混淆但其實不然,涼爽氣候的葡萄,收成時間即便被刻意延遲,依然會保持較一般水平高的酸度,餘糖跟酸度兩相提高是涼爽氣候晚收葡萄酒得寵的要因。


(3)這款酒來自什麼葡萄品種?

這是大多數同學碰釘的環節。葡萄品種大概可從如下五點推論出來。上面已略討論了礦物香及酸度兩點,這兩點能縮窄所可能出現的葡萄品種的範圍。舉例:菓香偏熟帶桃子、杏脯,礦物香帶板岩,味覺上酸度高但同時帶一定餘糖,這是來自舊世界酒區,特別是德國Mosel產區的晚收Riesling的特點。 除了這兩點外,我們還可根據丹寧高低及來源、特殊葡萄聞香及味道如Pyrazine及Terpene、酒精度等去幫助推理。先談丹寧高低及來源,大部分同學都深明丹寧來自葡萄皮及莖。葡萄皮越厚或葡萄發酵的時候未被去莖均會提高酒中丹寧度。丹寧同時能來自橡木桶。

較少同學知道如何分辨丹寧來自葡萄本身還是木桶。Matthew Citriglia MS 點出來自葡萄本身的丹寧多帶來裹住整個口腔(coating)的感覺,相反來自木桶的丹寧多只攻擊口腔部分部位。

現在談勘測特殊葡萄聞香及味道如Pyrazine及Terpene如何幫助我們推理葡萄品種。Pyrazine味道多呈現為草青味、青椒味、蘆筍的味道,易於經典葡萄品種如長相思(Sauvignon Blanc)及Cabernet葡萄家族以下的品麗珠(Cabernet Franc),佳美娜(Carmenere)及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中找到。Terpene味道多呈現為氣油味、天竺葵花香等,易於經陳年,成熟的蕾絲玲(Riesling)中找到。

最後談酒精度。酒精度跟葡萄中含的糖份水平固然有直接水平。葡萄酒的酒精源自發酵過程中,酵母把糖份轉化成酒精。如上所提,一般而言,較暖的酒區所產的葡萄糖份較高,顧此酒精度也相應更高。此外,不同的葡萄品種均帶不同程度的酒精度,例維奧妮(Viognier)屬偏高酒精度(一般達13.5至14度)的白葡萄品種,黑皮諾(Pinot Noir)則屬偏低酒精度(一般達12至13.5度)的紅葡萄品種。熟知以上理論資訊,可幫助縮窄葡萄品種的可能性。盲品的時候,留意視覺上的酒精黏度(Viscosity),也就是晃杯後酒掛形成速度及流動速度,越慢代表兩點:一,酒精度偏高;二,葡萄酒中含餘糖。另一個測量酒精度的方法是感受喉嚨所能感應的灼熱度。


(4)這款酒酒齡多久,釀自什麼年份?

大部分同學會由酒中菓香所呈現的狀態分析:成熟的葡萄酒的菓香偏乾菓如乾紅苺、杏脯乾;什至發展出菜乾、冬菇、松露香等味道。對比年青葡萄酒的新鮮多汁的水菓,這是最顯然的分別。除此以外,視覺分析在這環節上也能大派用場,特別在推論葡萄酒的實際酒齡。基本步是理解紅白酒隨時間發展的顏色變化:隨著陳年,紅酒的顏色會變淺,白酒會變深。分析葡萄酒的邊緣色帶(Rim Variation)可以大概得出葡萄酒已陳年多久。邊緣色帶褪色部份越長,代表葡萄酒陳年時間越久。另外,明白不同葡萄品種的褪色速度(氧化速度)也很重要,某些葡萄品種如白詩南(Chenin Blanc)及內比奧羅(Nebbiolo)褪色速度較快,前者只需2至3年便呈現出澄黃色調。對比抗氧化能力較高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及內比奧羅(Nebbiolo)只需3至5年便呈現山橘橙的邊緣。在推理酒齡及年份的時候,必須注意。

上述不同的推理方法不過是進行盲品的時候,一小部份可依循的根據。學習葡萄酒的過程中,會接觸到不同葡萄酒評核機構設計的品酒方法,個人認為WSETSystematic Approach of Tasting是一個很不錯的起點,能幫助初學葡萄酒的同學快速掌握如何書寫一條全面及詳細的品酒筆記,隱弊在於容易令同學把盲品變成一項填充或勾出關鍵字的練習,Medium plus acidity、Long finish、Good quality 等,經多次模擬考試訓練後被視為應考時盡討分數的技倆。CMS的Deductive Tasting Approach著重同學根據所觀察到的葡萄酒特點,推論出葡萄酒的來歷。這個方法較難掌握,特別是理論基礎較弱的同學。得到CMS第一及第二級證書後,繼續進修的同學需要學習及適應如何口頭滙報品酒筆記,這比書寫更困難,要求同學更敏捷思考及應變 。

「不視」和「盲」,彷若一線之差,其實是開竅與否之差。推理還是瞎猜,哪條路通往羅馬,不言而喻。

Photo Credit: www.winefolly.com

有話想說嗎? Anything you'd like to s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