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Mosel看日晷和醫生

驅車從摩登現代的法蘭克福市區到這個充滿中世紀氣息的Mosel酒區,沿著箂恩河及它的分支向西北行駛,好好享受德國外環快速道Autobahn無限制車速的樂趣。每小時200公里,約一個半小時的車程,途經如畫的小鎮Mainz 和Wiesbaden和鄰近酒區Rheingau和Mittelrhein,便到達這聞名的酒區,白葡萄Riesling公認的發源地:Mosel。

DSC_1307
於 Wehlener Sonnenuhr 葡萄田清晨俯瞰 Wehlen 小鎮

風景漸從開揚的微斜山丘和直闊的河道,慢慢蛻變成彷似長江三峽還沒修壩前,九曲十三彎的風光。位於北緯50度的Mosel酒區,陽光分佈偏心得很,向南的山坡萬分「熱」愛在一身,加上來自河面泛起片片金鱗的額外日光,補足全區偏涼、日夜溫差顯著的氣候, 成就Riesling慢熟的經典環境。日照大概決定了這個酒區最優秀的葡萄田的分佈,Riesling被普遍認定為最能夠反映來源地風土特色(Terroir)的葡萄品種,先鎖定葡萄田,後配搭酒莊參觀及品酒活動是計劃德國酒莊遊不錯的方針。Mosel 酒區尤以中游的產區最為人熟識,用上港人「快、靚、正」的心態計劃Mosel酒莊遊,特意推介以下數塊不可錯失的Mosel 中游Grosse Lage(Grand Cru的德文同義,VDP協會最新沿用的葡萄田質素分級制度中最高級的等級)葡萄田,及相應於塊田地釀制葡萄酒的優秀酒莊,與眾酒友分享。

Sonnenuhr的Sundial Dreams

sonnenuhr_1Wehlener Sonnenuhr 的日晷

日晷是Mosel酒區常見的景物,區裡現有多達50個日晷。舊日幫助工人調整作息時間的工具,成為今日帶半分浪漫,又帶重要標記作用的歷史遺物。Mosel的日晷,跟這區質素較優越的葡萄田一樣,都是向南的。也就是說,日晷所在的斜坡,剛好也是Mosel區較優越的葡萄田的地址。德文中Sonnenuhr也就是日晷的意思。建造日晷的傳統於170多年前開始,由區內著名的Prüm家族的前人於當年名為Lammerterlay的斜坡建造,後來這塊葡萄田易名為Wehlener Sonnenuhr。從法蘭克福驅車到Mosel,中游的起點是Wehlen小鎮,連接兩岸是一道湖綠色的拉鋼吊橋。站在Wehlener Sonnenuhr葡萄田享受早上的晨光,鳥瞰還沒睡醒的小鎮,對岸是著名的J. J. Prüm的大宅,同岸的是Dr. Loosen接待親友用的屋子、Josephof的酒莊等。從Wehlen往西北走,大概30分鐘的車程便到達另一塊名字同樣帶有Sonnenuhr(那當然田上也有一個日晷)的重點田:Brauneberger Juffer Sonnenuhr。圍繞著日晷的是這個分區最高質素的田地,擁有這地段約12公頃的Fritz Haag酒莊,據著名德國酒評家及侍酒大師Frank Kammer M.S. 所見葡萄酒質素可問鼎Egon Muller和J. J. Prüm。Fritz Haag三代父子薪火相傳的故事,不如一般酒莊市營推廣般偏重家庭或地區歷史。與莊主Oliver Haag一起品酒,言談所論及的是只與葡萄有關的事:父子在收成時間該早收還是晚收一周所下的賭注、田園由傳統Mosel心型剪切轉變為現代垂直枝條固定的背後考慮等。我體驗到種植葡萄及釀酒背後毫不浪漫的確切,是這些甘露溜落喉舌後醉綻浪漫的秘密。同區另外兩塊日晷的代表, Ürziger Sonnenuhr和Zeltingen Sonnenuhr,分別位於Mosel中游的左和右岸。左右岸各自的傳奇,不止於港人熟悉的波爾多。

Bernkasteler Doctor的神奇醫效?

DSC_1344Weingut Wegeler 的 Bernkasteler Doctor Riesling Spätlese 1997

夾在Wehlen 和Brauneberg之間的Bernkastel 剛好位於Mosel中游的一個主彎上,造就了另一個右岸傳奇:Bernkasteler Doctor。這塊田是德國屹今最昂貴的農耕用地,約100年前Julius Wegeler 用上35克黃金購買一株葡萄樹的價格(今日35克黃金時價約美元$1,500,亦即是一株葡萄樹約值港幣$11,600),共購入了4,300平方米葡萄田。當年每一立方米只種植了一株葡萄樹,推算這塊當時值有4千3百株葡萄樹的葡萄田,今日市值約達港幣5千萬。由於葡萄田在百年前售予Wegeler先生後,沒有再被轉售,實在很難預計實際市值。另一個可大概看出Bernkasteler Doctor可貴之處的參考點是這塊田每年被政府繳納的地租:鄰近田地每年每平方米需繳交0.1歐羅的租金,而Bernkasteler Doctor則需繳交5歐羅,差距達50倍!這塊葡萄田田如其名,據說1360年,德國最古老的鎮Trier的主教Bohemund身染傷寒,百藥無治,唯當時一名騎士闖越Hunsrück山嶺,從Bernkastel小鎮帶來一小木桶的甘液。主教起初不欲嘗試,心怕這木桶裝著的又是苦澀無用的藥液。經說服後一試,數天後便病癒。主教逐問騎士想得到甚麼獎賞,騎士笑言如果甘液所來自的田地能被封以學術名銜「醫生」的話,那便好了。主教不以為然,立即準備証書,Bernkasteler Doctor田園就此誕生。

DSC_1346
Bernkasteler Doctor 葡萄田俯瞰 Bernkastel Kues小鎮

今日的Bernkasteler Doctor面積約3.2公頃,最大幅地塊屬於Wegeler酒莊。Wegeler酒莊的品酒室及設施位於離葡萄田不過6 至7分鐘車程的對岸。問釀酒師Bernkasteler Doctor的Riesling為何相對Wehlener Sonnenuhr菓香來得更細膩無瑕,礦物香彷如地熱泉那層水氣般出塵飄逸?「釀酒過程很簡單,不論是哪一個Prädikat等級,同一釀造方法,置於適當大少的不銹鋼桶中陳釀,翌年四月至五月裝瓶,瓶中陳放至適飲才推出市場,就是這樣了。」一切就是葡萄田和大自然的表白,簡單就是美,逸於言表。上周跟釀酒師一起品酒,一周前才剛貼上酒標,準備推出市場的是2002年的Kabinett級 Riesling。這12年的堅決不提前放售的決心,不過是過百年的認真的冰山一闕。原來Riesling的味道,最高境界講究品出心悅誠服。

Original article published on TheHouseNews.com
原文初載於主場新聞

有話想說嗎? Anything you'd like to sa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