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 2 of 23

Tuscan Daughters 托斯卡尼的女兒

First Published in Hong Kong Discovery Vol.86
初載於《野外動向》第86期

Photo Credit: Jean Plout – Tuscan Wine Treasures (Fine Art America)

半工讀天堂

親愛的馬爾代夫,差不多是時候要跟您慶祝兩周月快樂啦!轉眼間,我在這海天一色的國度已待上兩個月。大家的噓寒問暖,總夾着一條問題:在馬爾代夫工作,是怎樣的?

馬爾代夫為人所知的,是這個水鄉澤國,滿綴超豪華渡假村的一面。這個全世界最平坦的國度,整個國家最高點不過兩點四米,她的藍天白雲、水清沙幼的陽光與海灘,及世界級的潛水熱點,備受全球各地高端旅客擁戴。大家大多沒留意的,是在馬爾代夫生活才知道的一面:國教是回教的馬爾代夫,整個國家面積99%是海洋;首都馬累是個最寛處不過兩公里的小島,全國幾乎所有東西連同天然資源也是進口的。島與島之間的交通,以快艇及海機為主;燃料因進口的關係並不廉宜,所以在渡假村工作的人,大多隔幾個月才離開工作所在的小島。回教的規條限定供本地人居住的小島,不容許任何酒精,衣著也必須嚴格保守。相對其他以陽光與海灘為主題的渡假勝地,馬爾代夫可謂並沒有任何消遣或夜生活可言。

然而,享受工作及生活與否,終究看態度。 我的工作,每天早上十時半開始,午夜十二時結束,其中偶爾有兩小時小休;一周工作六天,高峰期好幾個星期無休。在小島當侍酒師,管理整個渡假村所有餐廳及渡假小屋內的葡萄酒儲藏,相對在大城市整幢式酒店或餐廳工作,分別最大在於物流。在這邊工作,常要體力勞動,把葡萄酒從中央存庫分送,每周三次:自己一個人搬運四個大木箱,共74瓶葡萄酒,當下省卻了去健身的需要了!又由於並非每家餐廳都駐有侍酒師,當客人有需要的時候,必需盡快趕去。踏單車工作,於是成為了我每天必做的事情!來自世界各地的名流及富人來訪,每天除了需要不斷加強葡萄酒知識外,更不可忘記留心新聞大事、也需提昇個人修養,注重言行舉止。快兩個月在天堂的生活,出奇的充實,沒半點悶場!

工餘時間,小島生活是閑情逸緻,還是無聊苦悶,因人而異。我的小島天堂,繞全島跑一圈不過三公里,跟我一樣的島民大概三百多人,住在小島樹林茂密的心臟。心臟地帶佔全島面積大概百分之三十左右,餘下的空間留給願意付上千美金留宿一夜的旅客。主島上沒有超市、戲院等。三百多員工的休憇及居住空間,面積跟香港大球場差不多,幾幢宿舍外加一個迷你足球場、小小的游泳池、健身房、飯堂及水吧。好動的可以夥三五同伴,租小艇去釣魚或鄰近荒島浮潛。簡單的生活,讓我發覺生活原來可以這麼簡單。

適應馬爾代夫如斯獨特的工作及生活環境,志在於全球最頂尖的酒店邊工作邊學習(這就是我的「半工讀」),豐富個人見識及經驗,也好讓工作履歷勝人一籌。人各有志,身邊不乏很有志氣的同儕,把青春都燃燒在事業發展上。十個如斯有志氣的朋友,大半數極努力工作,長年累月的加班、工時長、老實不喜歡所幹的事情也在所不辭,笑說今天的努力,是為他朝「破地獄」而花的。我心裏甚是佩服,要知道堅持做一份自己不大喜歡的差事,並非易事。

我姑且把自己跟身邊一些毅然創業的朋友擠到少數一族。我敢說我們投放到工作上的時間及努力不比眾人少,甚至可能更多(有些創業的朋友其實都有正職的,雙線發展事業,睡眠和休憇的時間自然少了)。唯一的分別,大概是我們着實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一份熱忱,讓我另闢葡萄酒事業,日夜搬抬跑動、假期例必上班也心甘情願。一份好奇,讓我把工餘時間及人工都花在進修上,為的是前程,為的也是興趣。

天堂,於我而言,並不是馬爾代夫,而是找到一份一輩子都懷着「半工讀」心態的事業。帶著熱誠及不斷學習的,哪裏也是天堂,甚麼差事也是dream job!

原文初載於CosmoGirl!Hong Kong

Dream Job 背後

不是辛酸,是比平常人下多一倍的努力。不是冒險,是默默守住自己的熱情和信念。不是機會主義者,是抓住、創造機會,看透機會與機會之間的或許明顯、或許模糊的關係,一個也不放過。不是扶搖直上,是力求躍進。不是筍,是吾之所愛而已。

Define dream job. 這可以是考進國際大行當見習生的問題,也可以是一個哲學性問題。在同儕及朋友眼中,我是那個找到Dream Job的幸運女孩。近期密鑼緊鼓為下一份Dream Job準備,疏落了寫作,如今一切大概塵埃落定了,正好向大家報告,也認真的答一條朋輩間常問我的問題:「你是怎樣找到這份工作的呢?!」這次是認真的了,所以,我的答案不再是:「純粹幸運吧。」

五年前,我是港大經商管理法律學系四年級生。那年暑假,我做了第一份跟金融及一般商業沒啥關係的實習,那是我與葡萄酒行業的初接觸。暑假完了,我下了一個重要決定:退學。撫心自問,我知道自己不會走法律這條路。我的暑期實習,變成了我「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老闆是首位亞裔葡萄酒大師,公司規模很小,一支從來不過五人的團隊,撐起一檔泛亞葡萄酒活動策劃、書刊出版及分銷、葡萄酒資訊跨媒體平台等的生意。三年時間,一位本來只管資料輸入等瑣碎事的實習生,成為了公司大小事務都知道的項目經理。我的第一份工作,先讓我明白如何做好一部機器的一口釘,然後讓我邊做邊學怎樣運作整部機器。實習的「確實」和「練習」,不是在封閉式培訓環境得來的,是每天工作一點一點累積的。

三年以來,除了工作以外,我把工資和時間投放到個人增值及學習上。參加品酒會、大師班、報讀多個國際葡萄酒課程等,是我工餘閒暇的主要消遣。第三年,我對侍酒師的工作萌興趣,逐跟幾位五星級酒店的侍酒師聯絡,最後成功爭取每週末在金鐘的Upper House酒店當現任太古酒店葡萄酒總監的「工作影子」。然後,我轉到1957餐飲集團當葡萄酒顧問,多虧老闆的信任,我在一個極高自由度的環境下,管理六家餐廳的選酒及葡萄酒晚宴及相關項目。第一和第二份工作,兩者都不是典型職業網站應徵的。Dream job,總帶一點自創成份。自創幅度的寬窄,視乎人際網絡、專業資格、內行消息等,但最重要的是一份勇氣和自知。自定義,是Dream job的重要一環。

一年的餐飲管理,讓我深感個人不足:我需要增強自己對日常餐飲營運的了解。於是,我毅然決定離開香港,搬到美國拉斯維加斯,在一家獲獎無數的葡萄酒主題餐廳Aureole Las Vegas當實習生。一切歸零,沒有給我打擊或負面感覺,這只是一盤下一輩子的棋的其中一步。甚麼是Dream job,視乎你的觀點與角度。一切歸零,可看作浪費已下棋步的策略,也可看作是未下棋步的部署。

下一份Dream job,把我帶到麥兜的夢想天堂,那個「椰林樹影、水清沙幼、藍天白雲,是位於印度洋上的世外桃源」。下一站馬爾代夫。跟幾位好友分享這個消息,反應是「你是怎樣找到這份工作的呢?!」我並不是刻意輕描淡寫,但我這次做的跟大家應徵做的沒大分別,把CV 及求職信電郵到馬爾代夫酒店的有關部門、電話面試、視頻複試,最後被取錄,過程不過用上數周時間。

Dream job,並不是找份不勞而獲的差事,不過是找份能養活自己的熱情。那可以是跨國投資銀行分析員,也可以是在馬爾代夫小島當侍酒師。定義dream job前,先定義熱情。在熱情的基礎上,加建勇氣、 信念、語言能力、隨遇而安的心態、不斷變通及學習的精神,要麼Dream job離你不遠,要麼你早就在打一份dream job了。

註:這篇博文,致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會的師弟師妹(亦俗稱下N莊;N,港大上莊術語 ,多為大於五的數字,我是學會第四屆的莊員,今日的經管學會,已介第十二屆。)。近日與經管學會的小師妹來往甚篤,謝謝她的幾條有關事業選擇的問題,讓我停下來反思這幾年的所作所為。我的故事不算平凡,但也算不上怎樣不凡,唯一肯定的是,我愛我的工作。在我眼中,我的工作是一份dream job。

原文初載於CosmoGirl!Hong Kong

Page 2 of 2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Anders Norén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