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mpagne 和Coteaux Champenois:爭「氣」孖兄弟

coteauxchampenois

寥人知曉的是香檳區的孖兄弟 Coteaux Champenois。法定地理範圍跟香檳區完全一樣的 Coteaux Champenois,在1974年成立,包含來自香檳區「沒有氣泡」的一眾干紅、干白及玫瑰酒。香檳區自14世紀中世紀時代開始有釀酒記錄,那時候釀的是呈玫瑰酒顏色及口感的紅酒。 Coteaux Champenois這個較 Champagne晚了四十年才被法律認可及保護的產區,論釀酒歷史更見悠久,論名聲卻又差得遠矣,難兄難弟。

香檳女人緣

香檳和女人,關係非比尋常。這個說法,或許可以說是香檳區當權女性的一個「詛咒」,也跟香檳酒坊數百年來,為這款全球平均問價最高的氣泡酒所描摹的形象有關。 女權運動在最近五十年席捲全球,香檳區女性的冒起來得更早,在一個至今仍以男性主導的葡萄酒釀造業裏,香檳區是一個奇葩,諸多名莊背後都有一個「受詛咒」的女人,她們一生為香檳帶來的貢獻,始於她們成為寡婦的一天。這個「詛咒」從1805年開始,那一年, Veuve Clicquot 酒坊年輕的女主人剛過27歲,便喪夫了。這位帶著一名幼女的年青媽媽,成為發明香檳二次發酵後,慢慢把瓶子倒轉,以方便移除積於瓶頸死酵母和沉澱物的工序——Rémuage 。約50年後,Pommery 酒坊的39歲的女主人的丈夫過身,她繼續養活著兩名孩子,同時研發了當時備受英國人愛好的乾型香檳( Brut ,也就是發酵過程中較透徹地把葡萄汁中糖份全數轉化成酒精的做法,每公升餘糖度通常只餘少於12克),一個本來賣不同酒類的小酒莊,在 Pommery 夫人的手裏蛻變成今日世上聞名的大酒坊。 Veuve Clicquot 的 Madame Clicquot Ponsardin ,美譽為 Grand Dame of Champagne 又另一個二十年。1870年末,備受名媛女星喜歡的 Laurent Perrier 酒坊,由寡婦 Mathilde Emile Laurent-Perrier 一手管理營運達38年之久,她死後再由另一位寡婦 Marie-Louise de Nonancourt 繼續經營。這個酒坊當年帶起了向女性推廣香檳的風氣,地位顯赫的爵士夫人和貴婦們及至著名女高音 Adelina Patti 都成為了這間酒坊的廣告的主角。那是香檳和女性關係愈見密切的年代。二戰前後,Louis Roederer 和 Bollinger 的兩位女強人 Camille Olry-Roederer 與 Lily Bollinger 各自表現了逆境中努力求存的能力。兩間香檳酒坊不但熬過了戰禍和經濟大蕭條的窘境,且各自成功創造新商機: Roederer 夫人成功推廣酒坊頂尖品牌 Cristal 香檳;而 Bollinger 夫人也成功倍大酒坊的產量。 香檳與女人的關連,跟香檳酒坊 (Champagne […]

炎夏的一朵玫瑰

天氣報告:五月天的初夏氣息,彷彿被周末的陽光驅走了,午後濡濕的日子暫別我們。上周,雲朵的淚水沖淨了籠罩著這個都市的俗塵。雨後一時半刻的清新,迫退了幾分豔陽天的灼熱,這就是我們的夏季。老生常談的一句,女生容易受天氣影響。我不怕承認我自己也如是,衣著顏色、香水風格、什至我的心情,不諱言都跟天氣沾上一點微妙的關係。夏季到來,不在話下,我喜歡的葡萄酒款也不一樣。亞熱帶迫人的熱力,加上那驅不散的濕度,教我無法不暫別一堆酒體飽滿且丹寧豐厚的紅酒。再別一抹醇紅,炎夏驟至,我甘願做一條水草,泡在一堆花香怡人的玫瑰酒、香檳和氣泡酒的懷抱! 熱情和冷靜之間的玫瑰酒 (Rosé) ——玫瑰酒誘人且易讓人分辨之處,大概是它的顏色,暖柔的洋葱橙、嬌媚的鮮粉紅;染一身偏向嫵媚及女性化的色彩,大概是玫瑰酒特別吸引女生的原因。我愛玫瑰酒,視覺其實是其次,主要還是舌頭給我拿的主意。不諱言我是一位 “red wine girl”,特別喜歡紅菓如草莓、紅醋栗、車厘子的味道;夏天炎熱卻教我希望從一堆絨毛般裹著口腔的丹寧中放個暑假;那如果可以偶爾加一點清爽,那便最好不過。 玫瑰酒這款紅酒與白酒之間的產物,可以根據風格及做法細分成以下分類:風格可分成 still,sparkling 及 fortified,釀造方法可分為使用放血法 (Saignée),直接壓榨法 (Direct Pressing) 或混釀法 (Blending)。Still 的風格最普遍及廣為人知,可於世界各地不同酒區找到的玫瑰酒,其中以法國普羅旺斯的玫瑰酒算得上是全球最享負盛名的,該區最有名的酒庄是締造了獨有的玫瑰酒酒瓶的 Domaines Ott。普羅旺斯的玫瑰酒清新怡人,酸度十足,且偏愛使用直接壓榨法,這種釀造方法縮減葡萄汁跟葡萄皮接觸的時間,因此釀出來的葡萄酒也偏向淺色一點。Domaines Ott 的洋葱橙,是它給人標準的的第一印象。 來自法國普羅旺斯的 Domaines Ott 偏好使用放血法方法的是美國的酒庄,放血法聽上來有點恐怖,其實意指酒庄容許採收了的紅葡萄被壓碎 (Crushing) 後,放在不銹鋼筒裏浸泡平均十多個小時,再在筒底開一個小洞,流出鮮粉紅色的汁液的做法。這一種做法增長了葡萄汁跟葡萄皮接觸的時間,因此釀出來的葡萄酒也偏向深色一點。於美國國內受歡迎的玫瑰酒,是總留有一點餘糖的 White Zinfandel,與普羅旺斯不一樣,這款玫瑰酒入口帶微甜且酒精度偏低,簡單且廉宜的入門葡萄酒之一。 至於 Sparkling Rosé,從普羅旺斯一路向北走到香檳區,那是名貴的玫瑰氣泡酒的家。香檳區釀造的 Rosé Champagne,常以混釀法來製造,酒庄把紅葡萄和白葡萄分開進行首次酒精釀造,後把它們混合。談到 Rosé Champagne,不得不提最故老的香檳酒坊 (Champagne House):Ruinart。以酒庄獨家的瓶子裝瓶的的 Ruinart Rosé,剛好是香檳跟玫瑰酒的混合:45%莎當妮 (Chardonnay) 和55%黑皮諾 (Pinot Noir),其中18%的黑皮諾,如上述般是分開進行酒精釀造的。他家的 Rosé Champagne,是一場氣泡與紅菓編織而成的仲夏夜之夢。 來自法國香檳區的 Ruinart Brut Rosé 最後必須提到近年興起,較鮮為人知的 Rosé Port,這是一款以 Ruby Port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