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Wine Page 1 of 13

Etna Rosso:我為火山灰著迷

位於意大利西西里島東北部的Mount Etna,最近於去年十二月初再次爆發,西西里的星空提早擦上聖誕的紅。這個一百萬歲的火山,是歐洲最大和最活躍的火山。世代面對Mount Etna炙熱火爆的脾性,西西里島民看來沒半點怯意。今日, 百分之二十五西西里島民落戶Mount Etna火山山腳。在400多至1100米的山腰處,另有一群平均扎根50年以上的原居「藤」,Nerello Mascalese、Nerello Cappuccio、Carricante、Catarratto等。Etna Rosso法定產區的紅酒,以Nerello Mascalese為主要混釀成份,把火山灰的礦物香,傳譯於酒液之中。

etnarosso(1)

活火山前聳處的葡萄田,寥是壯觀 (hotel-laperla.it)

如斯偏門的葡萄酒,除了為好奇搜試,有不少忠誠擁躉最初衝著Etna Rosso獨有的火山灰Terroir風土味道而來,試後愛不惜「口」。初試Etna Rosso,首推今逾三十年歷史Tenuta delle Terre Nere 的基本紅酒 Etna Rosso(Xtrawine.com: HK$197),嚐的是 Nerello Mascalese及Nerello Cappuccio混釀的熟紅菓香及明顯的火山土的焦香。追求複雜性較高的可考慮同莊的單一田作品 Calderara Sottana (Xtrawine.com: HK$348)或其風報用上黑幫老大教父「Don Peppino」的葡萄田命名的頂級作。

donpeppino(1)

2008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Prehylloxera La Vigna di Don Peppino

同區亦有不少具性格的釀酒師,先說 Frank Cornelissen。他的釀酒理念及方法, 以完全不干預大自然為根本。與其說他是釀酒師, 不如說他是Nerello Mascalese等Etna Rosso品種的農夫,他的葡萄酒不過是放置數年至數十年也不變壞的純天然葡萄汁。生於比利時的他於2001 年買了數塊老藤橫生的葡萄田,寧不拔根重植, 反而做好老藤保育,取老藤菓量少但質素高之利。採收後讓葡萄汁液純以附在葡萄皮上的天然酵母發酵,不用木桶陳年,反用400公升內層塗上無味樹脂的紅陶大缸,缸頸以下埋於火山土下陳釀,入樽前完全不澄清,不過濾,不保鮮。如斯原始自然卻不會變壞,這難不成是上乘葡萄汁?熟而雅淨的車厘子菓香,緊而不澀的丹寧,沒半分natural wine 常有的髒土味。

magma(1)

Magma Rosso並無酒標,只由莊主頗有霸氣用紅油手繪Magma一字 (Source: trovino.it)

耐性子的找他年產1300瓶的頂級作Magma Rosso (2013年份,Sommelier at Home: HK$2160) 存上十年半載再喝。顧名思義, Magma Rosso要你嚐的是有若熔岩般澎湃的味道和酒體。性急的別去惹十來歲以下的Magma Rosso了,基礎酒Munjebel (Sommelier at Home: HK$450),年輕年份置醒酒器中一小時多,已見真章。

Champagne 和Coteaux Champenois:爭「氣」孖兄弟

提起Champagne,大家的腦袋中旋即浮現的大概是節日或特別日子跟眾友人或心上人舉杯共酌的片段──法語中謂之Joie de vivre,且譯為生活逸趣 。19世紀初,香檳酒坊著力灌輸香檳區氣泡酒就是那沾著貴氣、予人愉悅時光的葡萄酒選擇,奏效至今。1936年,香檳區成功爭取立法保護香檳氣泡酒的生產範圍、方法、技藝過程等。今日,提起香檳,大可省略氣泡酒三個字 ﹣ 香檳跟氣泡酒彷已劃上等號。

寥人知曉的是香檳區的孖兄弟 Coteaux Champenois。法定地理範圍跟香檳區完全一樣的 Coteaux Champenois,在1974年成立,包含來自香檳區「沒有氣泡」的一眾干紅、干白及玫瑰酒。香檳區自14世紀中世紀時代開始有釀酒記錄,那時候釀的是呈玫瑰酒顏色及口感的紅酒。 礙於700多年前氣候過涼的關係,當年的香檳區干紅,相對向南不過二百多公里外的Burgundy,見是失色。

香檳氣泡酒於200多年後出現,熟為人知的Dom Perignon 修士窮一生大大提升氣泡酒釀製技術,但也待他死後百多年,香檳區釀造氣泡酒的潮流才成氣候。

Coteaux Champenois這個較 Champagne晚了四十年才被法律認可及保護的產區,論釀酒歷史更見悠久,論名聲卻又差得遠矣,難兄難弟。

benoitlahaye
Benoit Lahaye Coteaux Champenois Bouzy Rouge (Source: Vivino.com)

Coteaux Champenois「沒有氣泡」的葡萄酒中, 以紅酒生產為主,用上Pinot Noir釀製,產量之少,讓這酒款難於海外市場找到。全球暖化,讓香檳酒農更易維繫該區久遠的傳統,釀造那酸度清爽,菓風輕盈,濃郁車厘子香的Pinot Noir。為好奇一試的,Paul Bara Coteaux Champenois Bouzy Rouge NV (Cru World Wine: $240) 及Benoit Lahaye Coteaux Champenois Bouzy Rouge 2011 (Wineworld: HK$310) 是性價比高的選擇。大家較熟悉的007 占士邦酒莊 Bollinger,出品Coteaux Champenois La Cote Aux Enfants 2009 (Ginsberg+Chan: HK$600),屬酒體較飽滿的例子。

bollingerauxenfant
Bollinger Coteaux Champenois La Cote Aux Enfants (Source: Vivino.com)

其餘經典的選擇,恐怕只好有待大家下回法國之旅,搜購Larmandier Bernier Coteaux Champenois Vertus Rouge 1er Cru,以及Louis Roederer 自2015年起新釀的Coteaux Champenois Mareuil-sur-Ay Rouge。

待友人再搞 Champagne wine dinner,是時候帶上一支來自Coteaux Champenois的黑馬之選了。

Photo Credit:
http://www.vivino.com
http://www.wineterroirs.com

文章初載於AM730

半工讀天堂

親愛的馬爾代夫,差不多是時候要跟您慶祝兩周月快樂啦!轉眼間,我在這海天一色的國度已待上兩個月。大家的噓寒問暖,總夾着一條問題:在馬爾代夫工作,是怎樣的?

馬爾代夫為人所知的,是這個水鄉澤國,滿綴超豪華渡假村的一面。這個全世界最平坦的國度,整個國家最高點不過兩點四米,她的藍天白雲、水清沙幼的陽光與海灘,及世界級的潛水熱點,備受全球各地高端旅客擁戴。大家大多沒留意的,是在馬爾代夫生活才知道的一面:國教是回教的馬爾代夫,整個國家面積99%是海洋;首都馬累是個最寛處不過兩公里的小島,全國幾乎所有東西連同天然資源也是進口的。島與島之間的交通,以快艇及海機為主;燃料因進口的關係並不廉宜,所以在渡假村工作的人,大多隔幾個月才離開工作所在的小島。回教的規條限定供本地人居住的小島,不容許任何酒精,衣著也必須嚴格保守。相對其他以陽光與海灘為主題的渡假勝地,馬爾代夫可謂並沒有任何消遣或夜生活可言。

然而,享受工作及生活與否,終究看態度。 我的工作,每天早上十時半開始,午夜十二時結束,其中偶爾有兩小時小休;一周工作六天,高峰期好幾個星期無休。在小島當侍酒師,管理整個渡假村所有餐廳及渡假小屋內的葡萄酒儲藏,相對在大城市整幢式酒店或餐廳工作,分別最大在於物流。在這邊工作,常要體力勞動,把葡萄酒從中央存庫分送,每周三次:自己一個人搬運四個大木箱,共74瓶葡萄酒,當下省卻了去健身的需要了!又由於並非每家餐廳都駐有侍酒師,當客人有需要的時候,必需盡快趕去。踏單車工作,於是成為了我每天必做的事情!來自世界各地的名流及富人來訪,每天除了需要不斷加強葡萄酒知識外,更不可忘記留心新聞大事、也需提昇個人修養,注重言行舉止。快兩個月在天堂的生活,出奇的充實,沒半點悶場!

工餘時間,小島生活是閑情逸緻,還是無聊苦悶,因人而異。我的小島天堂,繞全島跑一圈不過三公里,跟我一樣的島民大概三百多人,住在小島樹林茂密的心臟。心臟地帶佔全島面積大概百分之三十左右,餘下的空間留給願意付上千美金留宿一夜的旅客。主島上沒有超市、戲院等。三百多員工的休憇及居住空間,面積跟香港大球場差不多,幾幢宿舍外加一個迷你足球場、小小的游泳池、健身房、飯堂及水吧。好動的可以夥三五同伴,租小艇去釣魚或鄰近荒島浮潛。簡單的生活,讓我發覺生活原來可以這麼簡單。

適應馬爾代夫如斯獨特的工作及生活環境,志在於全球最頂尖的酒店邊工作邊學習(這就是我的「半工讀」),豐富個人見識及經驗,也好讓工作履歷勝人一籌。人各有志,身邊不乏很有志氣的同儕,把青春都燃燒在事業發展上。十個如斯有志氣的朋友,大半數極努力工作,長年累月的加班、工時長、老實不喜歡所幹的事情也在所不辭,笑說今天的努力,是為他朝「破地獄」而花的。我心裏甚是佩服,要知道堅持做一份自己不大喜歡的差事,並非易事。

我姑且把自己跟身邊一些毅然創業的朋友擠到少數一族。我敢說我們投放到工作上的時間及努力不比眾人少,甚至可能更多(有些創業的朋友其實都有正職的,雙線發展事業,睡眠和休憇的時間自然少了)。唯一的分別,大概是我們着實很喜歡自己的工作。一份熱忱,讓我另闢葡萄酒事業,日夜搬抬跑動、假期例必上班也心甘情願。一份好奇,讓我把工餘時間及人工都花在進修上,為的是前程,為的也是興趣。

天堂,於我而言,並不是馬爾代夫,而是找到一份一輩子都懷着「半工讀」心態的事業。帶著熱誠及不斷學習的,哪裏也是天堂,甚麼差事也是dream job!

原文初載於CosmoGirl!Hong Kong

Page 1 of 13

Powered by WordPress & Theme by Anders Norén

%d bloggers like this: